西部爱心公益网

 

【慈善新闻】不管你在哪儿,家就在前方 [复制链接]

管理003 实名认证  (超级版主) 发表于 2018-1-18 20:43:3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管理003 于 2018-1-18 20:44 编辑


从我们诞生的那一刻起

每个人都染上了一层原色

它似乎没有刻骨铭心,却能春风化雨

它决定你从哪里出发,却无从知晓下一站在哪

家是什么

你心中的答案是否与我相同



小时候

家是一首欢乐颂

儿时的我们一路奔跑、一路欢歌

在爸妈的臂弯下无忧长大

《落花生》

许地山

      我们家的后园有半亩空地,母亲说:“让它荒着怪可惜的,你们那么爱吃花生,就开辟出来种花生吧。”我们姐弟几个都很高兴,买种,翻地,播种,浇水,没过几个月,居然收获了。


母亲说:“今晚我们过一个收获节,请你们父亲也来尝尝我们的新花生,好不好?”我们都说好。母亲把花生做成了好几样食品,还吩咐就在后园的茅亭里过这个节。

晚上天色不太好,可是父亲也来了,实在很难得。

父亲说:“你们爱吃花生吗?”我们争着答应:“爱!”

“谁能把花生的好处说出来?”

姐姐说,“花生的味美”,哥哥说,“花生可以榨油”。我说:“花生的价钱便宜,谁都可以买来吃,都喜欢吃。”

父亲说:“花生的好处很多,有一样最可贵:它的果实埋在地里,不像桃子、石榴、苹果那样,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,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。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,等到成熟了,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,必须挖出来才知道。”

我们都说是,母亲也点点头。父亲接下去说:“所以你们要像花生,它虽然不好看,可是很有用,不是外表好看而没有实用的东西。”

我说:“那么,人要做有用的人,不要做只讲体面,而对别人没有好处的人了。”

父亲说:“对,这是我对你们的希望。”

我们谈到夜深才散,花生做的食品都吃完了,父亲的话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。


长大后

家是温馨的港湾

青春的我们磕磕绊绊,依旧意气风发

因为身后的家,等待着我们征帆归来



《多年父子成兄弟》

汪曾祺

父亲对我的学业是关心的,但不强求。我的作文,时得佳评,他就拿出去到处给人看。我的数学不好,他也不责怪,只要能及格,就行了。

我初中时爱唱戏,唱青衣,我的嗓子很好,高亮甜润。我的同学有几个能唱戏的,学校开同乐会,他应我的邀请,到学校去伴奏。父亲那么大的人陪着几个孩子玩了一下午,还挺高兴。

我十七岁初恋,暑假里,在家写情书,他在一旁瞎出主意。我十几岁就学会了抽烟喝酒。他喝酒,给我也倒一杯。抽烟,一次抽出两根,他一根我一根。他还总是先给我点上火。我们的这种关系,他人或以为怪。父亲说:“我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。”

如今,我和我的儿子的关系也是不错。他还未从幼儿园毕业,刚刚学会汉语拼音时,就用汉语拼音给我写了第一封信。我也只好赶紧学会汉语拼音,好给他写回信。对儿子的几次恋爱,我采取的态度是“闻而不问”,了解,但不干涉。

我的孩子们有时叫我“爸”,有时叫我“老头子”!连我的孙女也跟着叫。我的亲家母说这孩子“没大没小”。我觉得一个现代化的、充满人情味的家庭,首先必须做到“没大没小”,父母叫人敬畏,儿女“笔管条直”,最没有意思

儿女是属于他们自己的。他们的现在,和他们的未来,都应由他们自己来设计。一个想用自己理想的模式塑造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是愚蠢的,作为一个父亲,应该尽量保持一点童心。


后来呀

家是一只船

南礁北岭,东海西漠

我们在漂泊中有了亲爱

《我们仨》

杨绛

      我们的李妈年老多病,一次她生病回家了。那天下大雪。傍晚阿瑗对我说:“妈妈,该撮煤了。煤球里的猫屎我都抠干净了”,她知道我决不会让她撮煤。所以她背着我一人在雪地里先把白雪覆盖下的猫屎抠除干净,她知道妈妈怕摸猫屎。可是她的嫩指头不该着冷,锺书还是应该嘱咐我照看阿瑗啊。

有一晚她有几分低烧,我逼她早睡,她不敢违拗。可是她说:“妈妈,你还要到温德家去听音乐呢。”温德先生常请学生听音乐,他总为我留着最好的座位,挑选出我喜爱的唱片,阿瑗照例陪我同去。

我说:“我自己会去。”

她迟疑了一下说:“妈妈,你不害怕吗?”她知道我害怕,却不说破。

我摆出大人架子说:“不怕,我一个人会去。”她乖乖地上床躺下。可是她没睡。

我一人出门,走到接连一片荒地的小桥附近,害怕得怎么也不敢过去。我退回又向前,两次、三次,前面可怕得过不去,我只好退回家。阿瑗还醒着,我只说“不去了”。她没说什么,她很乖。

说也可笑,阿瑗那么个小不点儿,我有她陪着,就像锺书陪着我一样,走过小桥,一点也不觉得害怕。锺书嘱咐女儿照看妈妈,还是有他的道理。


而现在

家是永远的岸

倦鸟思巢,叶落归根

回到从前靠岸的地方,踏上回家的路

《我的父亲鲁迅》


周海婴

说来奇怪,在父亲去世前几天,我放学回家的路上,突然感觉有个声音对我说:“你爸爸要死了”,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明白这个声音究竟来自何方。

1936年的大半年,我们的日子总是在忧喜之中度过。每天我从三楼下来总是蹑手蹑脚。父亲的房门一般不关,我悄悄钻进卧室,听一会儿他的鼻息。

父亲的床头凳子上有一个瓷杯,瓷杯旁边放着香烟、火柴和烟缸,还有象牙烟嘴。我自知对他的健康帮不了什么,但总想尽点微力,于是轻轻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,插进被熏得又焦又黄的烟嘴里,放到他醒来以后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,然后悄然离去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总盼望父亲对自己安装香烟的“功劳”夸奖一句。不料,父亲往往故意不提。我忍不住,便迂回曲折地询问一句:“今朝烟嘴里有啥末事?”父亲听后,微微一笑,便说:“小乖姑,香烟是你装的吧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觉得比什么奖赏都贵重,心里乐滋滋的,饭也吃得更香了。

         1936年10月19日早晨,许妈上楼低声说:“弟弟,今朝侬勿要上学堂了。”我才知道,我没有爸爸了。我冲下楼,看到父亲躺在那儿,像以往入睡一样安祥,妈妈流着眼泪搂着我说:“现在侬爸爸没有了,我们两人相依为命。”

   

成长似乎总与离家相生

那时,理想仿佛代表着离乡

现在,无论你身处何处,此时正经历着什么

请尽力走下去

只是,不要忘记回家的路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关闭

站长推荐

艺术人才库入库标准
艺术人才库入库标准
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艺术人才库 入库意义: 1、国家优秀艺术人才的信息查询库; 2、国家优秀艺术人才的文化“战略储备库”; 3、国家级交流展示、学习提供平台;入库荣誉: 1、由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颁发入库证书(可申请职称评定加分); 2、在文化部“中国文化人才网”实现入库在线查询; 3、优先参加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组织的培训及交流活动;

查看 »

Archiver|手机版|西部爱心公益网

Copyright@2008-2020 西部爱心公益网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0931-8375684(办公室) 13919430001(赵林) 15002606603(王学鹏) 邮箱:glgy001@163.com

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盐场路穆柯寨小区3-2801室

回顶部